古德里安赶赴前线!

回顾历届冬奥吉祥物

北京教育考试学院:"漫天飞鱼"村民抓到手软!

2019年11月14日 02:24

引子:“我一定要你败的心服口服!” 
  “那就不一定咯!” 
  “有一对夫妇,他们有一个孩子。一天晚上,夫妇俩都睡了,孩子在‘哇哇’的哭,男人用什么部位可以让孩子吃饱?” 
  “这个吗……”我故意说。 
  “哈哈,我就说你肯定不会!”六阿哥得意洋洋。(作者:待会你就神气不起来喽!) 
  “哈,我知道了。” 
  “是什么部位啊?” 
  “脚,他一脚踢醒孩子他妈去喂奶!”这回轮到我得意洋洋了。 
  正文:“你看你,让我们陪她玩一整天!”五阿哥责备道。 
  “呃……呃……” 
  “现在轮到我来考考你们了!”我决定也要让他们出出丑、丢丢脸。 
  “如果你们答不出来,哼哼,就得接受我的惩罚!” 
  “好!”几个阿哥一起说道,看起来他们胸有成竹。 
  “说,有一只白猫和一只黑猫。一天,白猫在桥东,黑猫在桥西,他们走到桥中央,白猫对黑猫说了一句话,黑猫就转身回去了。白猫说的什么话?” 
  “你不回去,我就叫老虎来吃你!”二阿哥说。 
  “哈哈哈哈!”其他阿哥笑道。 
  “No!不对!” 
  “我要到你家做客,快去准备!” 
  “NO,不对!”无论如何,他们也猜不到答案。 
  “我要跟你单挑,快回去准备!” 
  “怎么可能!” 
  到底答案是什么呢?他们猜得对吗?(晶儿:放心,他们绝对大不对!作者:结束了你还来插一脚啊?)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篇六:令我敬佩的一个人】

北京教育考试学院微笑,一个几乎每个人天天要做的事情,就算它有时只有那一刹那。微笑,字典里的意思是什么?喜悦的微笑,甜蜜的微笑。但是,许多人都忘了,微笑还有一个意思:用来掩饰窘迫。恩,关心下生活边的人,少哭的人占多数不是么?他们外表看似坚强,但一些人的内心却非常脆弱,为了保护自己,却只能用微笑去伪装的人肯定不少。 
微笑似一缕阳光,一瞬间的温暖,足矣。说到微笑,我想起一个故事: 
  忧郁者问一个智者:尊敬的人间智慧者,告诉我吧,如何才能让我跳出忧郁的深渊,在欢乐的大地上尽情玩耍? 
  智者:请学会微笑吧,向所有的一切微笑。 
  忧郁者:可是,我为什么要微笑呢?。 
  智者:当你第一次向人微笑时,不需要任何理由。 
忧郁者:第二次微笑不需要理由吗? 
智者:以后,微笑的理由会按它自己的理由来找你。 
  于是,忧郁者走了,他要按着智者的指引,去寻找微笑,去付出微笑。 
  半年过后,一个快乐者来到智者面前。 
  他告诉智者,他就是半年前那个曾求教于智者的忧郁者。 
  现在,他的脸上阳光灿烂,充满自信,嘴角,总是挂着真诚的微笑。 
  现在,你有了微笑的理由了吗?智者笑问。 
  曾经的忧郁者说:太多了,当我第一次试着把微笑送给那位我曾熟视无睹的送报者,他还我以同样真诚的微笑时,我发现天是那么蓝,树是那么绿,送报者哼着的歌是那么动听!当我第二次把微笑送给那位把菜汤洒在我身上的侍者时,我收获了他发自内心的感激,我似乎看见了人与人之间流动着的温情,这温情驱散了我内心聚积着的阴云。 
  我不再吝惜我的微笑,我把微笑送给街边独行的老人,送给天真无邪的孩子,甚至送给那些曾经辱骂过我的人。我发现,我都收获了高于我所付出几倍的东西,这里面有赞美、感激、信任、尊重,也有某些人的自责和歉意。这都是人间最美好的情感啊,它让我更加自信、更加愉快,也更加愿意付出微笑。 
  智者说:你终于找到了微笑的理由,假如你是一粒微笑的种子,那么,他人就是土地。 
  他们相视而笑。 
  是的,这是人微笑的理由,但是为什么微笑的种类中却有“苦笑”呢?内心的莫大酸楚或伤痛不愿意渲染外泄,只有挂在嘴边的一丝苦笑才能真正表达深刻。这里面究竟包含多少伤悲呢?我们无法得知。 
  失意时、失败时无所求助、无所寄托、无可奈何的窘迫、尴尬、困惑、忍受、忍耐的勉强低笑,这种笑是我们想要的吗? 
  微微一笑,是我们所说的微笑,但是解释起来许多人还给了它一句话:只有快乐才会微笑。可是,真的是这样吗?如果按照上面故事所说的去做,也许许多人都能得到那样的结局。但是,又有几个人愿意去做?真诚地对每一个人微笑,我们写的出来,说得出来,但也许做不出来啊! 
  许多人都愿意分享快乐,是的,分享。但是几乎没有人会把伤悲,伤痛拿出来,只会把它埋在心灵深处。你的微笑背后隐藏着几多伤悲? 
  微笑,并没有具体的意思。但是如果你的身边有某些人还能天天对你微笑,不要忘记关心他们,因为那些微笑后面也许包含了太多太多伤悲!

一、新的起点 
  “什么?妈妈说我们要去英国读高中?不是说要在新加坡一直读到16岁吗?”一位少女穿着玫红色的睡衣,头发略有些凌乱,显然她刚起床。不过,她看起来睡意全无,清醒得很。 
  “嗯,”一位眉目清秀的少年轻轻抿了一口嘴边的热咖啡,面无表情。“妈妈刚从伦敦打电话来。机票的问题也定好了,今天下午2点就走。” 
  “天啊!”少女抱着胸前的枕头,瘫坐在床上。 
  “喂,蓝管家,东西收拾好了么?时间不饶人,现在已经10点了耶!”少女迅速的换好了衣服,催促道。 
  “哦,小姐,快啦!” 
  折腾了半个多小时,少女问道:“哥,我们去英国的那所学校啊?”话语中略带些无奈。 
  “白格兰(Gand BLanc)。”少年压着嘴唇,看着早报,偶尔喝几口咖啡。 
  少女也不想再问下去,他明白哥哥的性格,何况自己也和他差不多呢? 
  下午1:00…… 
  “少爷,小姐,该去机场啦!”蓝管家慌手慌脚地在客厅喊着。 
  “哦,来了。” 
  机场…… 
  “呼哧,呼哧。”安静的候机大厅里有几个匆忙的身影,他们似乎在寻找什么。焦急的寻找着,脸上不禁灼热起来。 
  “露,露露,小悠真的在这次航班去伦敦吗?”恋夕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困惑着。 
  “对呀,我们都找了半天了,还没有见到小悠的影子呀。”琳樱也有点怀疑。 
  “不会错的,蓝管家就是这么说的。”雪露的口吻似乎不容置疑。 
  原来恋夕、琳樱、雪露是少女的死党,蓝管家也多多少少认识她们。这天上午,雪露出去买东西,正巧碰到了蓝管家。蓝管家和雪露也算是“知音”,俩人就这样拉起了家常。这不,蓝管家随口一说,便说出了少女要离开新加坡的事。雪露一惊,但也不方便问,只好找恋夕和琳樱。 
  “那,那就继续找吧!”恋夕有气无力的喊着,“反,反正我是走不动了。” 
  “恋夕!”雪露真想痛痛快快的骂她一顿,都什么时候了,还嫌累! 
  “我看,我们还是休息一会吧,没准小悠回来找我们的。”琳樱也开始觉得烦了。 
  雪露看了一下表,已经1:45了!!没时间了呀! 
  “你们就在这‘守株待兔’吧,我去找小悠!”雪露真的没想到这两个曾经是少女的“死党”,可现在可能是见少女的最后一面了,竟然都不愿意去!她们可真是不可靠呢,雪露只好只身一人去找她们所说的“小悠”。 
  雪露不顾一切地跑着,眼里的泪水清晰可见。也许,也许这真的是见小悠的最后一面了! 
  “啪”的一声,雪露似乎撞到人了,他低着头连忙说“对不起”。待她抬起头来,“哗”的一声,泪水再也止不住了,面前的这个人真的是小悠!——凌悠雪(对不起,名字借鉴,见谅。)!! 
  雪露的泪水像约好了似的,一滴一滴的顺着她的面颊流了下来。“呜呜呜,小悠,不是说等你满16岁时,才离开新加坡吗?你怎么,你怎么能不守信用?!”雪露一见到悠雪,心里百感交集,不知是喜悦的泪水,还是……,分别的泪水?雪露静静地拥抱着悠雪,有很多话要说,又不知从何说起。只是静静地,再静静地,感受这份不会长久的温暖。 
  悠雪也不想多说什么,两行晶莹的泪水悄无声息地流下…… 
  也不知过了多久,悠雪的肩膀一松,雪露也有自知之明,也缓缓的松开了。瓦蓝色的瞳孔更显得她楚楚可怜,似乎在诉说着这一切的痛苦。可她深知,悠雪终究是要离开的,轻轻地说:“时间到了,该走了吧?”虽然这言语中有许多的不舍与悲伤,但话一出口,便很难改变了。 
  “谢谢。”悠雪最后一次抚摸着她那头柔美的乌发,擦拭着她眼里的的泪珠,起身离去。 
  站在后面一直注视着她俩的风絮,——也就是悠雪的双胞胎哥哥。也跟了上去,问道:“你为什么不说‘再见’?” 
  悠雪似乎早就知道风絮的所作所为,喃喃着:“有时候说‘再见’,也许是‘再也不见的意思’。” 
  悠雪在飞机上依然抽泣着,风絮也是好意,想安慰她一下,便说道:“何必那么伤心呢?” 
  悠雪睁大眼睛,想不认识风絮似的。良久,才说了一句:“离别,是一种说不出的痛。” 
  离别真是一种说不出的痛么?风絮,你不会懂的…… 
  (未完待续)北京教育考试学院

【篇一:令我敬佩的一个人】

北京教育考试学院:直击“摘牌”后的乔家大院!

(作者发言:这是《校园搞笑风云录》啦,换了个题目,本来是想写内容全部真实的故事啦,毕竟是用来记录的小说,但是因为我觉得这样有点无聊,所以就加了点魔法,也就是玄幻,反正一般人都喜欢幻想……不过我保存故事但不保存原名,但是我希望大家多多捧场,为了让大家看得明白一点,我会写人物的名字。我只写单字姓名) 
女生: 
包子——蓉    狮子——颖    石头——晴    星猫——歆 
南瓜——欣    幽灵——玲    汉堡包——妍   冰激凌——琳 
玉米——钰 (抱歉,班级人太多,无法全部打上来,反正有的人物也不常出现) 
男生: 
企鹅——杰    羊肉串——哲   乐乐——宇   
(男生更多,我不写介绍了,反正文章里在写,多多捧场,至于本班最好不要来) 
咳咳,离题,正文如下: 
  某星系某星球某国家某省某市某县某学校某班级的音乐课开始了…~~ 
  “老师,我们不上音乐课了。”我们班欢欢(原名欢)说,我们音乐老师向看怪物一样看着他,心里激动地想:他居然想把音乐课换成语数课,这么认真啊,我要同意吧。想了想后,对着欢点了点头。 
  “太好了!”所有同学一起欢呼。音乐老师感到奇怪:这个班不是只会捣乱吗?怎么不上音乐课高兴成这个样子? 
  “老师,既然不上课了您就回去休息吧。”老师听了热泪盈眶,要是知道欢欢在想什么肯定会吐血,为什么?因为我们的欢欢想的是:老师啊,你走了我们就可以开音乐会了~~ 
  “恩。”老师站起来,走出了教室的门。她刚走出门,身后就传来一阵欢呼声,害的音乐老师以为自己是不是被学生讨厌了~~ 
大概是老师回到了教研室,我们班就有人自告奋勇说要来唱第一首歌,第一个敢吃螃蟹的人不少啊!~ 
  “有请迎宾同学登场!掌声在哪里?”等到一阵掌声落下后,我们班的迎宾就开始了他的鬼哭狼嚎… 
  虽说他的歌词没错,好歹那也是我弄得,但是他那周杰伦的动作,曾轶可的嗓子,后弦的歌曲,张学友的音调,构成了他独有的“程氏之音”。北京教育考试学院第四集《神秘转学生》 
  “火琰!我们来帮帮你,好赶快结束这次决斗。”莫言说。“黑白双子,合击!”“炎儿炎!火雨!”“江儿江!波涛!”“金儿金!飞箭!”我们五人一起攻击,威力大增。 
  “哼,不自量力!”夜冷笑着说,“毒,暗,给他们点颜色看看。”“黑羽怨情!黑暗反弹!”没想到我们攻击被反弹回来了。“糟糕了!”我们连躲的时间都已经没有了。 
  “爱情之箭!出击!”突然我们听到身后有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回头一看,只见一只爱情之箭直冲着黑羽反弹回来的攻击射了过去。“碰!”紧接着就是一次爆炸。我们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发现黑羽已经消失了,面前站着的是一位不曾相识的女孩。 
  “你们没事吧?”那女孩问我们。“没事,只是受了点伤。”“呵呵,简单。比比,变身给他们疗伤。”这女孩对身后的一个守护精灵说。“了解!”“羽翼飘洒,比比仙珠,冰!”女孩变身后穿着蓝色的短裙,戴着闪着蓝色光芒的发卡,蓝色的短靴。“魔杖!复活魔杖!治疗!”随着魔杖发出的蓝色的光芒,我们的伤也差不多好了。“你们没事就好了,我走了。”“唉!你是谁?为什么要帮我们?”水兰立刻追上去问。“呵呵,到时候你们会知道的。”那女孩笑了笑就走了。 
  我们回到家时,派对也差不多完了。“火琰,你们可真厉害啊,居然会魔法。”唐青龙傻笑着说。我们一听立刻感觉遇到了麻烦——身份泄露了。“哈哈哈,是你眼花了。”“眼花了吗?我们也看见了。”其他男生也说。“绝对眼花!!我们怎么可能会魔法呢。”水兰赶忙解释道。……过了半天的解释,那群男生终于认为是自己眼花。 
  第二天,我们早早的到了学校。老师笑着来到教室对我们说:“我们班有一个插班生,有请慕容爱恋同学。”只见一位女孩走了进来,我同水兰、御明和紫燕立刻惊呆了——这个女孩正是昨天的那个女孩。“慕容爱恋同学,你就做到慕容水兰旁边吧。”老师指了指水兰旁边的座位说。 
  爱恋来到水兰旁边,水兰小声对爱恋说:“你怎么又守护精灵?难道你也是天使国的人吗?”“是的,我是红心爱情天使的第二位见习者。”“第二位?!”我和其他人都惊呼起来,因为每个天使都只有一个见习者。“国王…为什么…要选第二个…见习者?”水兰结结巴巴得问。“因为国王发觉黑羽在酿造一个惊天阴谋,怕你们对付不了,便让我来帮你们。放心好了,我不会抢你的位置的。”爱恋笑了笑(真是个爱笑的小子)。 
  “那爱恋,你住哪里啊?”“不知道。”“要不就住我们家吧。”紫燕笑嘻嘻的对爱恋说。“嗯……好吧。” 
下集预告:有了爱恋和黑白双子的加入,我们的队伍又壮大了不少。下一集我们将交给守护者变身魔法啦!不过黑羽又来捣乱?(?^?)?兴庆的是黑羽只来了一个,正好让她们练练魔法O(∩_∩)O~请各位关注下集《修炼被阻》

一、新的起点 
  “什么?妈妈说我们要去英国读高中?不是说要在新加坡一直读到16岁吗?”一位少女穿着玫红色的睡衣,头发略有些凌乱,显然她刚起床。不过,她看起来睡意全无,清醒得很。 
  “嗯,”一位眉目清秀的少年轻轻抿了一口嘴边的热咖啡,面无表情。“妈妈刚从伦敦打电话来。机票的问题也定好了,今天下午2点就走。” 
  “天啊!”少女抱着胸前的枕头,瘫坐在床上。 
  “喂,蓝管家,东西收拾好了么?时间不饶人,现在已经10点了耶!”少女迅速的换好了衣服,催促道。 
  “哦,小姐,快啦!” 
  折腾了半个多小时,少女问道:“哥,我们去英国的那所学校啊?”话语中略带些无奈。 
  “白格兰(Gand BLanc)。”少年压着嘴唇,看着早报,偶尔喝几口咖啡。 
  少女也不想再问下去,他明白哥哥的性格,何况自己也和他差不多呢? 
  下午1:00…… 
  “少爷,小姐,该去机场啦!”蓝管家慌手慌脚地在客厅喊着。 
  “哦,来了。” 
  机场…… 
  “呼哧,呼哧。”安静的候机大厅里有几个匆忙的身影,他们似乎在寻找什么。焦急的寻找着,脸上不禁灼热起来。 
  “露,露露,小悠真的在这次航班去伦敦吗?”恋夕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困惑着。 
  “对呀,我们都找了半天了,还没有见到小悠的影子呀。”琳樱也有点怀疑。 
  “不会错的,蓝管家就是这么说的。”雪露的口吻似乎不容置疑。 
  原来恋夕、琳樱、雪露是少女的死党,蓝管家也多多少少认识她们。这天上午,雪露出去买东西,正巧碰到了蓝管家。蓝管家和雪露也算是“知音”,俩人就这样拉起了家常。这不,蓝管家随口一说,便说出了少女要离开新加坡的事。雪露一惊,但也不方便问,只好找恋夕和琳樱。 
  “那,那就继续找吧!”恋夕有气无力的喊着,“反,反正我是走不动了。” 
  “恋夕!”雪露真想痛痛快快的骂她一顿,都什么时候了,还嫌累! 
  “我看,我们还是休息一会吧,没准小悠回来找我们的。”琳樱也开始觉得烦了。 
  雪露看了一下表,已经1:45了!!没时间了呀! 
  “你们就在这‘守株待兔’吧,我去找小悠!”雪露真的没想到这两个曾经是少女的“死党”,可现在可能是见少女的最后一面了,竟然都不愿意去!她们可真是不可靠呢,雪露只好只身一人去找她们所说的“小悠”。 
  雪露不顾一切地跑着,眼里的泪水清晰可见。也许,也许这真的是见小悠的最后一面了! 
  “啪”的一声,雪露似乎撞到人了,他低着头连忙说“对不起”。待她抬起头来,“哗”的一声,泪水再也止不住了,面前的这个人真的是小悠!——凌悠雪(对不起,名字借鉴,见谅。)!! 
  雪露的泪水像约好了似的,一滴一滴的顺着她的面颊流了下来。“呜呜呜,小悠,不是说等你满16岁时,才离开新加坡吗?你怎么,你怎么能不守信用?!”雪露一见到悠雪,心里百感交集,不知是喜悦的泪水,还是……,分别的泪水?雪露静静地拥抱着悠雪,有很多话要说,又不知从何说起。只是静静地,再静静地,感受这份不会长久的温暖。 
  悠雪也不想多说什么,两行晶莹的泪水悄无声息地流下…… 
  也不知过了多久,悠雪的肩膀一松,雪露也有自知之明,也缓缓的松开了。瓦蓝色的瞳孔更显得她楚楚可怜,似乎在诉说着这一切的痛苦。可她深知,悠雪终究是要离开的,轻轻地说:“时间到了,该走了吧?”虽然这言语中有许多的不舍与悲伤,但话一出口,便很难改变了。 
  “谢谢。”悠雪最后一次抚摸着她那头柔美的乌发,擦拭着她眼里的的泪珠,起身离去。 
  站在后面一直注视着她俩的风絮,——也就是悠雪的双胞胎哥哥。也跟了上去,问道:“你为什么不说‘再见’?” 
  悠雪似乎早就知道风絮的所作所为,喃喃着:“有时候说‘再见’,也许是‘再也不见的意思’。” 
  悠雪在飞机上依然抽泣着,风絮也是好意,想安慰她一下,便说道:“何必那么伤心呢?” 
  悠雪睁大眼睛,想不认识风絮似的。良久,才说了一句:“离别,是一种说不出的痛。” 
  离别真是一种说不出的痛么?风絮,你不会懂的…… 
  (未完待续)北京教育考试学院绿珠怨     
              荣繁事散踏香尘, 
              流水无情草自春。 
              日暮西风催青鸟, 
              落红犹似坠楼人。 
                  

北京教育考试学院:近距离感受F-16空中加油

走了大概3分钟,马上就到了那个月牙形的湖,丹妮和紫珍一下就靠到一棵树旁休息,黄昏了,丹妮站起来对紫珍说道:“已经黄昏了,赶快趁着还有光,快点找鱼去吧!”说完向水里跳去。在水里小心翼翼的捉起鱼来,好不容易紫珍才捉到了几条小小鱼,丹妮捉了一条中等的鱼儿。 
 吃的时候,紫珍自言自语:“要是玲雪在的话,一定会给我们讲许多关于这个湖的故事吧?!不知道玲雪现在在吃什么呢?”“唉,是啊……”说到这儿,二人不禁伤心起来。 
 吃完了鱼,俩人又振作精神,正准备继续出发时,紫珍突然想起,该到哪儿过今晚啊?!丹妮说:“反正现在也不晚了,不如就在这个湖旁找个地方睡觉吧。” 
 “呃,”紫珍用犹豫不决又有点恐惧的口气问道,“我们还是就到湖那里的几棵大树下露宿?”说完用手指着不远处的一片空地。 
 “这个,我去看看。”丹妮说着前往空地看了看,便向紫珍招手:“快过来!就到这儿了!”那儿有着青青的小草,3、4棵大树浓密的枝叶给树底下的东西遮风挡雨,如果要到野外露宿,这儿再适合不过了。 
于是,紫珍和丹妮在那儿选了一块小地方,都把头埋进翅膀底下,舒舒服服的睡起觉来。 
 半夜,丹妮睡的好好的,只听一声“啊!”的尖叫,打搅了她的好梦。“怎么啦?”丹妮不耐烦的将脑袋从羽毛里“抽”了出来,问道。在朦胧的月色下,看到一只小母鸡——紫珍对着一只黑红相间的有毒毛毛虫尖叫;
那只毛毛虫正在紫珍的屁股底下散步。 
 “哎呀,大惊小怪什么嘛?!就是一条虫子,我正梦到自己正拿着‘神奇果’将马上实现我的梦想——恢复!你就——”丹妮一见这是一件小事,准备继续睡觉。 
 “啊!!!丹妮,好丹妮!别睡!求你了!”紫珍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啊哟,我的大小姐哦!拜托了!拜托了!你去睡吧啊!”丹妮应了一句。 
 “别!!!我们别睡了!行吗?我们继续走吧!快走吧!”紫珍乞求着。“别在叫了吧!好好好!走不就是了嘛!”丹妮站起来,迷迷糊糊的说道。 
 “啊!你太好啦!走吧!快走吧!”紫珍迫不及待了,“咦?你怎么没精打采的?^_^知道了!”紫珍“盛”了一些水就朝丹妮脸上泼去。“啊!” 
丹妮猛地睁开眼睛,吓了一跳,脑袋湿淋淋的。便马上起身,半眯着眼睛迷迷糊糊的带头向前走去,紫珍开心极了,蹦蹦跳跳的跟在丹妮后面,探头探脑的张望。 
夜,静悄悄的,整个森林毫无声响,只有丹妮和紫珍走路时踩在地面时发出的声响还有小动物们发出轻微的鼾声。此时此刻,紫珍这才感到了走夜路的恐惧,不由后悔起来:还不如开始就好好的在湖边睡觉呢。 
 “丹妮?丹妮?”紫珍轻声问道。“诶——干什么?——”丹妮的精神被紫珍搅的一塌糊涂。“丹妮,”紫珍松了口气,“我们休息一会儿吧?”“好哇!”丹妮赞同极了,马上就地做下,闭目养神。 
 “丹妮,我们还是等明早在继续赶路吧?今晚,在这儿睡?”紫珍征求意见。“呼呼——”丹妮的一声声轻轻地鼾声就算是回答吧。 
 “呃——”紫珍还想叫醒她说点什么,又放弃了,于是也闭上了双眼。北京教育考试学院引子:“你们……”我指着门外的一些人说。 
   “怎么,来看看你都不行啊?”一个穿着豪华、手拿扇子的人说。 
    “是啊是啊!”其他人也跟着起哄。 
   “可以是可以,不过也不用这么大摇大摆吧?像我这样才是上策!”大阿哥沾沾自喜。 
    “哟!这还有一位比我们早来的呢!” 
    “喂喂喂!我们俩不是人啊?”二阿哥和三阿哥跳了出来。 
正文:“晶儿,什么时候会跳舞了呀?都不跟我们说一声!” 
   “这……我偷偷学的!想给你们一个惊喜嘛!”我搪塞到。 
    六阿哥说:“我可是阿哥们里最聪明的!只要你能答对我三道题,我们今天一天就跟你去大街上玩。” 
   “好啊好啊!” 
    哈哈哈!这不是小菜一碟吗?如果我答不对,那我这天才的名号怎么得来的呀?! 
    “请出题!” 
    “说,树上有三只鸟,开枪打死一只,还有几只?” 
    “啊哈哈哈……这只能考考三岁小孩,跟我出这种题。笑死人了!”我暗暗说道。 
    “一只都没了!” 
    “这……”六阿哥顿时大惊失色。 
    “有一个外国女人到中国来,有一天,她要去买鸡胸,她先扮母鸡叫,然后又指指自己的胸,结果就买到了。第二天,他要去买腊肠,为什么叫他老公去买?” 
     “恩……” 
     “哼哼,猜不出来了吧!” 
     我略加思索后说:“因为她老公会讲中文!” 
     “哟!不错嘛,接我的最后一道题!” 
    哈哈哈哈,小菜一碟,不知道最后一道是什么?不过,我照样答的对!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北京教育考试学院:印度一火车车厢起火

我想对现在的你们说:“不要再傻傻地认为爱离你们很遥远了,只有你们离爱远,爱不会离你们远!”所以,让我们与爱同行吧!让我们以诚挚的心呼吁大家与爱同行吧!作文http://Www.ZuoWen8.com

友情提示:www.mawtc.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巴黎圣母院铅含量超标,直击20元新钞“诞生”记!,日本叫停首脑会等,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mawtc.com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